love2.jpg  


我們都可能踩到愛情的大便,脫身需要時機,更需要面對與承認的勇氣,放下討價還價的執著。

還有甚麼比這更令人難過──為感情心痛,如刀割淌血,毫無保留地對好友泣訴。通宵坐在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咖啡店,服務生來回加了十幾次水之後,終於把事情的始末解釋完畢,滿懷期待地等著好友分析癥結,計畫下一步該怎麼跟男友溝通,結果好友只說了一句:「妳把事情想得太複雜了。」

「妳的意思是,其實沒有問題,都是我太鑽牛角尖了?」

好友無奈地搖搖頭,露出那種醫生要宣布嚴重病名時的表情:「不,我是說,妳講得那麼複雜,甚麼個性、溝通模式、因為他從小討厭被媽媽管等等的,但事實只有一句──他根本不愛妳!」

認真勸過朋友的人都有經驗,一旦指出「對方不愛妳」,一開始跑來抱怨男友如何可惡、如何讓人傷心的女生就會開始辯駁,說著:「不,妳不瞭解,他其實很愛我,只是……」最後讓她哭得雙眼紅腫、眼淚鼻涕齊流的人並不是男友,而是這位一語道破的好友。

身為好友的人,如果覺得自己負有點醒夢中人的義務,往往會說出讓人崩潰的評語,讓本來只是生氣的人剎那間感覺活不下去。我有幾位見解精確、洞察人心的朋友,不過他們安慰人時是這樣說的:

「妳心情不好,他竟然不想談?不肯討論為什麼讓妳生氣?嫌妳歇斯底里而關機?這樣妳還在問為什麼?妳頭腦壞啦?他根本不愛妳!」

「可是我離不開他,他有很多優點,應該可以再溝通……」

「喂,踩過大便嗎?妳踩到大便了!一腳踩到,自認倒楣,趕快走開去洗腳換鞋就會沒事,妳卻無法接受自己竟然會踩到大便,接著還用手去挖,硬要相信大便裏藏有甚麼好東西,妳有病啊?」

「……」

「承認自己愛錯人了,他就是大便啦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不要再挖了,妳會臭到底,臭到以後就算走開也沒有辦法跟別人在一起了!」

「……嗚……哇…….」

我們都需要這樣的朋友,但也常常發現,不能直接把他們當作心理治療師來用。

朋友負責同仇敵愾,不負責處理矛盾。好友或親人之間很難保持心理治療般的客觀距離,看到姐妹傷心,為之氣憤、為之不捨,急著想把她往外拉。可惜在情緒尚未沉澱、思考尚未就緒之前,別人所給的結論不管如何精確,只會引起心靈的抗拒。

明知是對的,卻直覺地抗拒,因為無法接受覺醒帶來的疼痛。因為情感還沒走到失望透頂的程度,才會纏著朋友一夜,苦苦詢問解決的方法,不然早就分手了。

療傷有階段之分。對一個還在強烈矛盾、處於否認階段的人說「他根本不愛妳」,並不會就此驚醒夢中人,如果無法瞭解他們內在的掙扎,就無法幫助他們改變。

為什麼她已經看見事實,卻需要否認?

如果要她立刻停止否認,接受失落的事實,她能夠承受依存系統崩潰的壓力嗎?她有能力開始新生活嗎?

就像營造必須等待水泥乾固,才能於其上繼續構築,療傷時必須微調速度與力道,在個人能夠承載的基礎上,逐步安置挫折與現實的重量。

即使朋友不諳此道,找他們安慰時總像雪上加霜,但我常在事過境遷之後,發現當初最不想聽的那句話,其實是最關鍵的一句話。我們都可能踩到愛情的大便,脫身需要時機,更需要面對與承認的勇氣,放下討價還價的執著。問題不是愛或不愛,而是自我的整合。

領悟總在多年之後,療傷可以固執,可以用自己的步調慢慢地走,只願在那之前,不會因為抗拒真相而失去敢說實話的朋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mimomococo 的頭像
mimimomococo

Mimimomococo

mimimomo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